合肥华夏白癜风医院
当前位置:合肥华夏白癜风医院 > 白癜风类型 >

被云朵轻吻过的老爷爷,做上百个残疾娃娃

合肥华夏白癜风医院

时间: 2021-01-14 16:05:38 来源:合肥华夏白癜风医院
合肥华夏白癜风医院

  合肥白癜风医院指出白癜风这种疾病存在这个世界的每个角落,有的人战胜了它,有的人被它打败了,今天要讲述的这位主人公是一位64岁的退休爷爷,永远也没想到,自己只是为孙女编织了一个娃娃,竟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。João Stanganelli Junior,是一位极其普通的巴西爷爷,花了半生想躲在人群中不被看到,怎么也没想到,这次自己虽然成了焦点,但人们的关注点却不在他那张特殊的脸上。
 

被云朵轻吻过的老爷爷,做上百个残疾娃娃
 

  38岁那年,João第一次发现自己脸上、手上开始长出大量白斑,没有任何身体不适,只是皮肤的白点愈发引人注目。曾经,他也想躲起来,想努力遮住自己的“独特”,结果越遮越突兀,年轻的他一度无法理解,难道少数一定是特殊吗?直到一次偶然,撞见小孙女在和她的小伙伴争吵,面对“你爷爷是个大花脸”,小孙女没有丝毫羞怯,大声地告诉对方,“我爷爷是被云朵亲吻过的人,他有独一无二的标记,别人都没有!”最美好的童言无忌,也不过如此吧。自己羞于见人的病症,在孩子的眼中,竟是这样温柔。慢慢地,他不再遮掩,最糟糕的事情,也不过是身上有不一样的斑点。他决定亲手为孙女做一个“特殊”的娃娃,这个娃娃和他一样“别致”,也和小姑娘心中的爷爷一样温柔。
 

  本来只是一份给孙女的礼物,竟意外在网络上走红,许多深受异常关注的人都来“求”娃娃,这时的João才意识到,不是所有患病的人都这般幸运,尤其是孩子,本该无忧无虑的童年却被指指点点、被非议。孩子的世界本该简单快乐,因为非接触性的皮肤病,他们被嘲笑、被排斥。没有人告诉他们,“不管你可能有怎样与众不同的地方,你们依旧和常人一样,一样是有的人眼里的宝贝,一样有自己存在的意义。”更无奈的是,语言这东西,表达爱意时是如此无力,在表达伤害时,却又如此锋利。能在退休之际还给这个世界一点余热,是他能想到的最温暖的方式。
 

  一个五大三粗的大老爷们,刚拿起针织棒又何尝不是笨手笨脚,“最初自己的手总是不听使唤,或者漏针,或密或疏,又时常戳伤自己,长时间坐着背也很难受。”他也从不曾停止过,编织不仅是爱好,更是他送给一群特殊孩子的礼物。这世上唯一的感同身受就是亲身经历,刀不扎在自己身上,他人哪知道到底有多痛。他用一针一线织成了这群孩子的秘密:白点是云朵抚摸自己的印记。这些看着“异常”的娃娃,任谁都想不到是一位爷爷为一群孩子做的专属礼物。
 

  Maria Luiza今年三岁,在被诊断出白癜风后,身为作家的母亲不仅想治好孩子,更想让她拥有一个不被歧视的童年。她翻遍所有能找到的书籍,却没有一本与之有关的儿童作品。直到看到João为孩子编织的娃娃,他们有云朵织成的斑点,这是只属于他们的风景。她用了仅仅两天,为女儿和娃娃写了一本只属于他们的童话。
 

  一如João所说,“我们拥有的‘特点’的很美,它不曾伤害过我们,伤害我们的是有的人性格上的缺陷,每个人都因其个性而不是外貌突出。”在João的手中,不只有白癜风娃娃,还有其他“奇怪”的娃娃,斑秃、黑色、视力障碍、腿脚不便……外表或许各式各样,但我们都是平等的。收到娃娃的不只有孩子,还有许多成人,看着手中与自己无异的礼物,对世界冷眼相待的心瞬间又温暖了,这个小小的柔软,“一直在帮他们提高自尊心”。“我儿子也有白癜风,为此他的童年遭受了许多刻薄的待遇,真的非常感谢你为孩子们做的一切。”“身患白癜风的我太明白这种痛苦,害怕露出自己的手,总是仿佛自己做错了什么一样不敢露脸,你无私的举动让我又重新看见这个世界的阳光。”
 

  用针织温暖了无数成人小孩的João,如今已经停不下来“舞动的手指”。这些看似奇奇怪怪的娃娃,是他想传递给每一个人的心声:人生短短几十载,我们终将被遗忘,你我都没有太多时间用来嘲笑或在意别人的目光,人的第一天职是做自己。身处在社会这个大染缸里,没有谁可以号称完美,谁又有资格嘲笑别人,别人的疤,不过是你我没有经历过的伤。尺有所短,寸有所长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,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奇迹。

合肥华夏白癜风医院 合肥华夏白癜风医院
合肥华夏白癜风医院

轻松一点,体验江城快捷服务

合肥华夏白癜风医院
合肥华夏白癜风医院